🐱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星尘 01.

*人类安x半妖雷

*私设和前文戳头像,配图戳 @盐渍老Fa 我爱fa老师一辈子呜呜呜呜她的图太好看了

*八岁的安哥太可爱了呜呜呜呜想日【快住手】

文/淼

——现在,你不是一个人了。

“呜哇……这是哪啊……”

八岁的安迷修在一片陌生的森林里兜兜转转迷了路,翡翠色的眼睛里满是茫然。茂密的树丛中时不时飞过一只大鸟,翅膀拍打树叶的声音在森林深处传出回音。

安迷修一屁股陷入柔软的绿色草地中,咬着手指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怎么出去。一只小虫子偷偷爬上他的腿,被他抖落。

唉,早知道就跟着师父一起了。

安迷修无不后悔地想。

师父说过,做人遇事要心如止水,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想把自己心里的恐惧压下去,做到心如止水。可他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发现眼前树影悠悠,一片茫无边际,被强压下的恐惧感仍然重新占据了他的整个身躯。

安迷修往后仰躺进软绒绒的绿草地中,细细的草尖儿搔着他幼嫩的脸颊。他往旁边摸了摸,摸到一块大点的石子儿,眼睛一闭,随手往前用力一扔,也不知道会砸到哪里。

管他呢。安迷修想。

“靠,谁拿石子砸本大爷?!”

一个愤怒中带着些慵懒的男声从树丛中传来。

安迷修一个激灵,赶忙坐起来,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先喊两嗓子。

“喂!!那个谁,你能带我出去吗?我迷路了!!”安迷修把手放在嘴前做成扩音筒。

“啊?”树丛那边窸窸窣窣,像是衣服与树叶摩挲的声音,树叶摇晃着,安迷修眯起眼睛,似乎看到一个人横躺在树上,一条腿屈在树干,一条腿随意地垂下来,手里摇着未展开的折扇。

那个人收了收腿,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慢慢朝安迷修走去,一身华丽的和服在他身后展开绚丽的花朵。安迷修看呆了,那是个多么好看的人啊。

瘦削又棱角分明的脸,紫宝石般的眼睛里似乎倒映着天空里最广阔的星海。嘴角微微勾起,眼睛微微眯起,像是永远带着没睡醒的慵懒,又像是永远在挑衅你,捉摸不透的心思挠得人心痒痒。

“什么啊,是小孩子吗。没意思。”

那人打了个呵欠,摇了摇扇子,一脸嫌弃,准备转身走人,却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拉住了。

他回头往下看,看到那个小孩儿拽着他的衣服,仰起脑袋,一汪绿色不由分说的浸润他的眼底。像一汪春日浅绿色的潭水,说不出的暖。

“那个,你能带我走出去吗?我迷路了。”安迷修拽着他的衣服下摆不松手,小嘴儿抿得紧紧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那人拿扇子敲敲自己的头,满脸不耐烦,但是毕竟是个小孩儿,他到底还是不忍心把小孩子一个人丢在森林深处,虽然这小孩不仅闯了他的领地还拿石子儿砸他的头。

“行了行了,我带你出去。”他把扇子收回衣中,弯腰捞起扯着他衣服的小孩儿,把他稳稳地抱在胸前,慢慢悠悠往树丛中走去。

安迷修趴在他胸前,心里竟涌出一股莫名的感情。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在他身边竟如此心安。这种感觉,是他双亲去世后,再没有过的。

这个人是谁呢?而且长得这么好看。安迷修这么想着,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送出了森林。

那人把自己放在地上,自己转身离开。安迷修这才发现那个人头顶上竟然长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像是狐狸耳朵,长长的衣摆下也好像藏着什么。他没忍住好奇心,悄悄掀开衣摆看了一眼,一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懒懒地摇着。

“小孩,你干嘛?”不知什么时候,那人又转向自己,眯起的眼睛里燃烧着隐忍的怒火。

安迷修吓得后退两步坐在地上,结结巴巴说:“没,我......我就是好奇......"

那人“啧”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只是拿折扇点了点安迷修的脑袋,然后慢慢向森林深处走去。

安迷修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朝着他的背影喊:“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叫安迷修!你叫什么呀?我好找你道个谢!”

男人头也没回,身影渐渐消失在森林中。过了很久很久,才隐隐传来他的声音。

“雷狮。别再来找我了,小孩。”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