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Possessive(占有欲)

*霸道总裁安x半兽化天鹅雷

*设定属于fa老师 @盐渍老Fa  ooc属于我

*这总裁安太苏了我跟fa老师脑的时候只会发疯惹xx

*我爱fa 没了。

文/淼

是夜。

远远的黑暗中亮出两点车灯,不急不缓从夜色中驶来一辆玛莎拉蒂总裁车。虽说速度不快,但总给人一种无法接近的压迫感。

它的目的地是——皇家地下拍卖会。

“安先生,这是今晚拍卖会的物品,全都列好了。”

副驾驶上带着眼镜,一看就很精明的小哥,往他后座坐着的男人递过去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男人没有立刻伸手拿,而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动作,才不紧不慢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过来,看起来好像一点也没有兴趣。

男人的脸隐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貌。但只凭露出的瘦削的下巴和迷人的薄唇,就可以认定他是个世间不可多得的尤物。

男人嘴角弯起一个懒懒的弧度,唇瓣微微一动,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皇家的拍卖会,不就那几样东西吗?有什么好看的。”

他似乎嗤笑了一声,语气变得嘲讽起来,“再说,要不是对方出钱让我去,我为什么要去?”

薄薄的纸在他手里发出哗哗的声音,像是下一秒就要被他撕裂。

前座的小哥小心翼翼地开口:“安先生,对方说,这次最后有个举世无双,甚至是您也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听了这话,男人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趣,他往前探了探身,整张脸全都露在橙色的暖光下,嵌在邪气面容上的一双绿眸,似是有一股把人吸进去的魔力。他勾了勾唇角:“是吗?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皇家地下拍卖会。

“安先生,您来了。”

门口的侍者朝安迷修深深鞠了一躬,带着他来到视野最好又安静的位置。安迷修坐下,单手支着头,另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腿上,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是要睡着了。侍者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毕竟这位安先生是他们家老板花巨资请来压场子的男人。

谁不知道这位安迷修先生是经济政治领域的一把手,而且谁敢惹他,第二天早晨他就敢让你家破人亡。

拍卖会的拍卖者陆陆续续到齐了,主持人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一敲锤子,拍卖会正式开始。

果然是老样子……安迷修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换了个姿势继续眯着眼睛,盯着台上花样百出的拍卖品,除了那个引起他兴趣的东西,别的都提不起他一点买的欲望。

“……最后一样拍卖品!是我们老板从外国拍回来的,是这个世上绝无仅有的尤物!!甚至我可以保证,他是在座任何一位先生小姐从未见过的!”

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地讲到唾沫横飞,安迷修睁开眼,指节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椅子扶手。戴眼镜的小哥明白这是总裁大人不耐烦的表现,赶紧打个手势让幕后的人叫主持人闭嘴。

那边的人匆忙点头,让主持人停止介绍,迅速将他嘴里说的奇珍异物从幕后推出来。

推出来的是一个盖着红色流苏绒布的玻璃箱,主持人扯住绒布一角,露出诡异的神秘笑容,慢慢拉下,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包括安迷修。

那是什么啊。明明是人的身体,手臂那却是雪白的翅膀,洁白的羽毛一颤一颤地抖动着,他高傲地扬起头颅,脖子弯成一条诱人的弧线,锁骨若隐若现,似乎台下的目光对他完全造不成影响,他连个目光都不愿意投给台下的人。

就像那在水中舞蹈的白天鹅。

纯净地叫人想去狠狠去玷污他。

安迷修目不转睛地盯着玻璃箱里的生物,这的确是他从未见过的。那家伙似乎是注意到他的视线,不情不愿地转过头往安迷修那方向望了一眼。

然后,四目相对。

安迷修坠入一片紫色的大海,冰凉和滚烫的海水包围了他。那紫瞳中一闪一闪亮着像是星辰,是不容人践踏的高傲和自尊。

那家伙突然掀开薄唇,朝安迷修龇了龇牙,很凶的样子。

安迷修笑了笑,耳边传来一阵阵报价声,一个比一个高出几倍,价钱已经接近天价。

“十亿!!还有人出更高的价钱吗?”主持人举着锤子,还在等着什么。

“十亿一次!十亿两次!!十亿……”

“一百亿。”

一个慵懒却不失气势的声音横空打断主持人的报价。

“安先生出价一百亿!!!!还有谁……”

安迷修从座位上起身,手插在裤兜里,信步走上台,与玻璃箱里的家伙面对面站着。不过那家伙好像不愿意看安迷修,把头扭向了一边。

“不用喊了。”安迷修抬抬手,让工作人员把玻璃箱打开。玻璃箱刚打开,里面那家伙就想扑腾扑腾飞走,被安迷修拦腰一抱抱在怀里,也不管怀里的家伙用翅膀拍自己的背。

他抱着怀里的一百亿,一步步往门口走去。绿瞳里是强烈的占有欲。

“这么美的东西,留给我一个人看就好。”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