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I am yours(2)

*是《You are mine》的超甜后续!前文戳头像

*继续安雷的同居日常xx

*玩了一发安哥的身高梗x【不是黑】

*圈一波发糖势力 @鱼 虫 毛  @励志飙车的三花花🌸 你们要的甜饼ww

*给我家莹莹塞糖⁄⁄⁄ @莹

文/淼

自从Ann和JIA突如其来的确立关系后,微博上关于他俩的评论便一发不可收拾。

就比如说,Ann粉和JIA粉自发形成了cp党,天天在两个太太底下吹他们俩怎么怎么好。搞得整个耽美圈都知道两个太太已经牵手成功。

安迷修倒也不反感这个,每天刷微博看评论乐此不疲,碰到戳心的评论还会和雷狮分享。但安迷修实在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家突然开始讨论他和雷狮谁攻谁受的问题。

Ann粉:

「当然是Ann大是攻啦!!毕竟你看他那么温柔那么好看呜呜呜呜」

JIA粉:

「不服,明明是JIA太太攻,看上次那张图,那张骨节分明攻味十足的手一定是JIA太太的!!!」

虽然这两对粉看起来随时都要吵架,但一离开这个话题,两对人马上又手牵手去挖自家cp的粮。

安迷修看着屏幕哭笑不得,现在的女孩子们都这么奔放的吗?

碰巧雷狮端着水杯走过来,安迷修朝他招招手,一脸憋笑地招呼他:“你快来快来。”

雷狮举起杯子喝了口水,被安迷修的傻逼表情弄得也想笑,只好嘴里含着水,蹭到他身边,含糊地问:“干嘛啊,笑得那么傻。”

“喏,你看看。”安迷修把手机凑到雷狮面前,趁雷狮正睁大眼睛看微博的时候,安迷修拿过他手里的杯子,就着他喝过的地方又抿了一口,然后换只手去搂雷狮的腰。

雷狮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更别说腰上。虽然紧巴巴的都是肌肉,但安迷修就是觉得搂着舒服,不像女孩子的腰那么柔软,而是韧性十足,让人一搂上就不想放开。

安迷修这么想的,于是手臂又收紧了些,顺便吃了两把豆腐,雷狮好像也没发现,安迷修便越发嚣张地摩挲起他的腰。

正当安迷修摸得爽时,怀里的人突然抽搐起来,嘴里还发出轻微的憋笑声。安迷修莫名其妙,把雷狮搂着转过来,还没问完:“什么啊……”就被某人喷了一脸水。

被喷了水的安迷修:“……”

喷水的罪魁祸首:“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拽过一边的纸巾抹了把脸,一边的雷狮还在爆笑。安迷修真的搞不懂他在笑什么,就把手机拿回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也没看出什么搞笑的地方。可雷狮就是笑个不停。

“你没事吧?”安迷修敲敲雷狮的脑袋,雷狮趁势倒在安迷修身上,把安迷修压在沙发上。

“笑死我了,怎么会有这种讨论哈哈哈哈……”雷狮头枕在安迷修的肩那,他的鼻息全喷洒在安迷修的颈间,像羽毛拂过,搔的痒痒的。

“谁攻谁受?当然本大爷是攻啊!”雷狮自豪地说,一只手还很自然地搭在安迷修的臂弯里,捏了他两下,好像是在警告他刚刚的动作。

什么。安迷修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收到了挑战,再怎么说也应该自己是上面那个。于是他向雷狮提出了质疑。

没想到雷狮一口否决,并且立马踩了他的痛脚:“你可拉倒吧。你怎么也不看看你比我矮了多少。”

哦。好像说的这世上没有矮攻一样。安迷修面无表情看着雷狮嚣张地从自己身上坐起来,朝自己比了个中指,慢悠悠晃回到房间。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雷狮。我不迟这一会儿。安迷修躺在沙发上,一边开始暗搓搓想怎么让某人认知到自己是攻这个事实,一边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矮攻不好吗」这样充满怨念的动态。

过了一段时间,安迷修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咸鱼了一个礼拜没画画了,他决定把这个事情归咎于雷狮每日对他的骚扰。正巧微博上的姑娘们又强烈要求他开直播,安迷修趁着这个机会开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视频直播。

晚上八点。

安迷修带好耳机,拿好板子,调整好摄像头,进入直播间。他才刚进,屏幕上边狂刷“欢迎Ann大!”“Ann大快开语音快开摄像头!!”……安迷修无奈地笑笑,伸手打开摄像头,然后朝摄像头那笑了一下,开口道:“大家晚好啊。”

弹幕突然安静下来,安迷修想该不是我的长相吓到她们了还是我的声音太难听了可是我觉得还好啊?一秒钟之后弹幕就出乎意料地刷爆了。

「woccccccc啊!Ann大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声音!!耳朵!!耳朵怀孕了!!」

「我要死了啾护车啾护车——」

……………………

安迷修挠了挠头,没想到这个动作又让姑娘们爆炸了一回,最后还是他自己出声说,好啦,我要画画啦,你们又想要聊的可以跟我聊。

安迷修拿起笔开始画画,他今天想了一个很好的东西,这个东西,关乎到他男人的尊严。他一边画,一边看弹幕上姑娘们在讨论什么,不过看下来,果然是关于他和雷狮的问题最多。

“我和JIA太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这个嘛,说出来你们不信,是你们JIA太太暗恋的我。是他先表的白。”安迷修想起那个晚上,眼神就不自觉地温柔下来,雷狮那嚣张中又带着些小心翼翼的表情总是那么戳心。

“啊,你们想知道JIA长什么样?那这个得问他同不同意,毕竟是他做主。不过偷偷告诉你们,你们JIA太太长的还蛮好看的。”安迷修慢慢勾出了一个线稿。

但是绕来绕去最终逃不过那个终极问题:谁攻谁受。安迷修弯了弯嘴角:“你们说呢?”

弹幕上刷过一片「当然Ann大是攻!!」安迷修看得满意极了。

线稿慢慢成型,最后一步就是上色了。安迷修跟粉丝们说了声我去喝口水,然后摘下耳机去找水喝。碰巧雷狮溜溜达达走了进来,他瞄了一眼开着的屏幕和摄像头,调侃某人:“哟,Ann大直播画画呢?画什么呢?”

雷狮凑到电脑前,看到一个自己文章里熟悉的体位,只不过这图上的两个主角好像有点眼熟啊。雷狮指指图:“喂,你该不会画的的是……”安迷修咕噜咕噜喝水,点点头,异常淡定:“就是你想的那样。”

雷狮不怒反笑:“好,我马上去写文,把你这图里面俩人的位置换一换。”

呀,生气了?安迷修笑得眼睛弯弯,只是他强行绷住快要咧开的嘴,不让雷狮看见自己在笑。

“雷狮。”他喊,语气里有绷不住的笑意。

“干嘛?”雷狮没好气地回答,斜着眼睛看他,甩甩手就准备转身走人。

安迷修轻笑一声,一把抓住雷狮的衣领往自己身边带。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脸越放越大,那双漂亮的绿眸里是他没见过的神情。

然后,唇瓣相接。

雷狮的唇软软的,像棉花糖。安迷修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比喻。如果是糖的话,那应该是甜的吧。他这么想,试探性地伸出舌尖碰了一下雷狮的唇,然后再一下。

果然是甜的。

但是这样还不够,还想要再多一点,再深入一点。

安迷修另一只手扣住雷狮的头,吻的更加深入。雷狮还呆愣愣地睁着眼睛和他对视,那双绿眸里,是在宣誓对自己的所有权。我还真是,对这种眼神无法抗拒啊。

“雷狮,闭眼。”安迷修含含糊糊地说,“不然我会不好意思。”

你都这样了还会不好意思吗?!雷狮在心里默默吐槽,但还是乖乖闭上了眼,顺便伸手关掉了一边的直播间,和对面的男人一起加深了这个吻。他才不管这家伙的粉丝怎么样呢。反正大概已经,原地爆炸了吧。

而那张图,安迷修也再没画下去。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还管他呢?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