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I am yours(3)

*是(拖了很久)网恋文的后续【大概没人记得了……】

*情人节特制小甜饼w各位情人节快乐【安雷酱情人节快落!!!】

*莹莹快来看你的初恋 @莹莹硬硬嘤

*前文我放评论咧

文/淼

距安迷修那次突如其来的直播见粉丝事件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他们两个差不多熟悉了对方的优点缺点怪癖,雷狮也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接受了安迷修在上自己在下的事实。两个人有事没事就黏在一块儿亲热亲热,说是亲热,也只有亲亲小嘴摸摸小手,纯洁得很。但这仍给海盗团工作室的其他单身员工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老大!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了!!狗眼都要瞎了啊啊啊!!”

来自单身狗狗的排版佩利的嚎叫。

“就是啊老大,以后可以请你们移步到无人的地方吗?”

来自单身校对的帕洛斯的怨念。

“……”

来自沉默寡言但眼神谴责的设计卡米尔。

安迷修坐在沙发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而雷狮躺在安迷修怀里,两条腿交叉着架在他的手臂上,懒洋洋地撩起眼皮看了一下义愤填膺的staff们。

“哦,那就不要看。”

他轻飘飘扔下这句话后,没管重新跳脚的那些人,继续低下头拿手机刷微博。雷狮的脑袋正好搁在安迷修的肩膀那,软软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安迷修的下巴。安迷修被他弄得痒痒地,忍不住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他的头顶,想制止他乱动。刚洗过的发散发出清新的香味,柔柔地钻入安迷修的鼻子,令他有一瞬的意乱情迷。

“好香……”

安迷修嘟哝了一句,下巴蹭了蹭雷狮的发顶,手也不自觉地抚上怀里人的腹部,小幅度地磨蹭着。摸着的那一小片皮肤慢慢变得火热,大冬天的安迷修的手总是热不起来,连笔都握不稳,于是那只做坏事的手停在某个地方不肯拿走。雷狮感觉不太舒服就动了动身子,反倒被男人抱的更紧。

……所以说你这个抱热水袋的姿势是怎么回事啊。

雷狮无奈极了,但是没有挣脱开安迷修的怀抱。男人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像本人性格一样柔和,让人很有安全感。

真好啊,自己身边能有这样一个人。

雷狮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又往安迷修怀里挤了一挤,整个人像猫一样,慵懒地缩在里面。安迷修愣了一愣,随即微笑,嘴唇很轻地在他的发旋触了一下,眼波温和。

——

“安迷修啊,你有没有打算明天带老大去哪里玩啊。”

帕洛斯逮着雷狮躲在房间里赶稿写文的机会,偷偷溜进安迷修的房间,贼兮兮地问了一句。

“嗯?”

安迷修画画的手不停,从鼻子里发出疑惑的单音。

“情人节啊情人节。”

可能是帕洛斯语气里的暗示成分太多,安迷修终于舍得放下笔,推推快滑下去的眼镜,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啊。我还在画情人节贺图呢。”

安迷修朝他微微一笑,顺手保存并关掉了电脑。

“所以说你要带老大出去吗?”

帕洛斯面带微笑,心里却在想快点出去快点出去吧这两个人不要再天天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了求求你们了。

“不了吧,明天外面人肯定很多,而且东西也会很贵吧,大冬天的天也冷。与其人挤人,还不如两个人在家里安安心心过一天。对了我还要去买点东西,给雷狮做顿大餐。”

安迷修一边说着一边就想套外套出门,帕洛斯站在那被安迷修的发言给惊到了,眼疾手快地拦住他:“等等等等等,你难道不知道老大喜欢搞些小情调的吗?比如红酒玫瑰花什么的。”

您好,您的好友忽悠大王帕洛斯已上线。

“是这样的吗……?”

安迷修有些狐疑地看他,帕洛斯不为所动,总之,微笑就对了。

“当然了,毕竟我也是跟着雷狮老大好几年了。”

这迷之自豪感是怎么回事??安迷修总觉得不对,但他毕竟才认识雷狮几个月,没摸清也是正常的……吧?

安迷修摸了摸头发,几个念头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到底还是想让雷狮开心的念头占了上风。

算了,人挤一点、东西贵一点又怎么样呢?我只要看到他笑就好了。

安迷修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晚上,雷狮向他告白,脸上携的别扭又有些期待表情,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

“据说你们两个在一起后还没约会过呢……?所以不如趁这个机会……”

帕洛斯循循善诱,安迷修豁然开朗。

是哦,自从他们在一起后除了待在工作室就是待在工作室。要不这次就带雷狮出去好好玩一回吧。

安迷修一边想着一边奔到雷狮的房间门口,门也不敲一下就推开大喊:“雷狮我们明天去约会吧——!”

“滚你打断我的思路了!!!!!”

于是安迷修被正在赶稿的雷狮摁在地上疯狂摩擦,但最后某人还是同意了。

毕竟……情人节嘛。

——

到了情人节那天。

安迷修老早就起了床,翻箱倒柜找出一套自己满意的衣服,又站在镜子前整理了好久的仪容仪表,感觉万事俱备才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房间,发现雷狮已经站在门口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雷狮。”

他走近,抬起手理了理雷狮有点乱掉的头发,朝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雷狮今天穿的很休闲,和往常不一样的风格。黑色短夹克,里面是白色带帽套头卫衣,牛仔九分紧身裤,衬的一双腿又长又直,配上短帮板鞋,整个人又帅又酷。安迷修也很喜欢他这种打扮,可是他觉得这样穿出门太冷了,所以他把自己脖子上围着的浅棕色围巾围在了雷狮的脖子里。

“这样就不会冷啦。”

安迷修拉了拉自己的高领毛衣,伸手牵起雷狮的手,打开了门。

雷狮整个脸埋在围巾里,暖暖的香香的。是安迷修的味道。他本来想把围巾还给他,但现在他不想了。

他握紧了安迷修的手,手指却恶作剧般地在安迷修的手心里挠了挠。安迷修轻笑了一下,反手将那只作恶的手指握住,轻轻晃了晃。

情人节的大街上不出意料地人山人海,站在商业街的这头往那头看就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人头。安迷修叹了口气,心想果然人很多。他回头看看雷狮,发现他紫色的眸子里闪着光,像个向大人讨糖果吃的孩子,可爱的不得了。安迷修不禁失笑。

“走了,抓紧我。”

他们一头扎紧了人流中。人群挤挤囊囊,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地走,手牵着。两个人的体温互相温暖着对方,雷狮把脸藏在围巾中,不让人看见他微微泛红的耳尖。

他们俩一起逛了商店,雷狮挑挑拣拣给安迷修买了一副无指手套,说这样画画手就不冷了。安迷修感动地一塌糊涂,大庭广众下就抱着雷狮不肯撒手,说什么也要给他也买一份礼物。雷狮嫌弃地推开他,说不要了吧,你买的礼物我可不敢收。最后还是收下了安迷修买的一顶毛茸茸的帽子,虽然被吐槽戴了像女孩子。

快要到吃晚饭的时候,安迷修拿起手机就想订下隔壁的法国餐厅,想给雷狮弄个他喜欢的高雅情调,红酒星光玫瑰花。被雷狮知道后大笑,说我什么时候喜欢那种死贵死贵的店了,情调我也不需要。安迷修茫然,帕洛斯说的呀……?雷狮毫不留情地嘲笑,帕洛斯的话你也敢信,走了走了撸串去。

雷狮把安迷修带到了他们去过的那个烧烤摊,噼里啪啦点了一堆烤串再加了两瓶啤酒,两个人丢掉形象大吃大喝起来。安迷修没让雷狮多喝酒,这个人酒品实在不好,就把雷狮的啤酒喝掉了一些,自己倒好像有些醉。他们吃好饭在熟悉的湖边散起了步,安迷修脱下了风衣拿在手里,雷狮把夹克搭在肩上,湖风一阵阵吹过来。

“你之前就在这里跟我告白的。”

安迷修指着一条长凳,嘴角噙着笑意。

“我还记得你当时喝得特别醉,差点就吐在我衣服上了。”

安迷修把衣服挂在长凳上,自己靠着栏杆,头发被风吹得微微扬起。雷狮大模大样坐下来,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

两个人沉默不语,远处的灯光突然亮起,在暗下来的天色里,影影绰绰像是湖心升起的泡沫,美丽虚幻。

“我跟你在一起后我想了很多,雷狮。我发现我现在真的很喜欢你,喜欢你到连你的缺点都想好好保留。”

安迷修摇摇晃晃,面色微红。雷狮知道他喝醉了,因为这些话他平常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安迷修走到他面前,蓝绿色的眼睛倒映在自己的眼睛里,那里满是温柔和深情,似一片海,包容了世间万物。雷狮竟有一秒地失神。

安迷修伸手,捋平雷狮被风吹乱的头发,然后慢慢地,把手贴在了他的侧脸。他朝他笑了,温暖地几乎让雷狮落下泪来,毕竟安迷修是第一个会关心他、爱护他的人。

“雷狮,我想让你笑。”

安迷修把自己的前额贴在了雷狮的额头上,温柔地、低低地说。他自己知道,这不是一句空话,这是一句承诺。

雷狮沉默了一下,伸出手,覆在了自己脸颊上那只手上,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他垂下眼帘,也低低地说:“安迷修,我也想让你笑。”

安迷修轻轻吻了吻他的眼睫,笑得满足而快活。

“我会的。”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