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猎人与狮

*我流黑安

*有监禁play

文/淼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男人沙哑的声音在空旷阴暗的地下室回荡,语气中充满了藏不住的愤怒。接着的,还有锁链被拽动的沉闷的声响。

“当然不是。”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轻快而又满足,又带了些丝丝冷意。

“毕竟我还有更好玩的在等着你,雷狮。”

他慢慢向前,伸出手,一把抓住雷狮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看向自己。雷狮咬紧了唇,向面前的人送了一个白眼就闭上眼睛不再看他。安迷修也不再强求他,放开手,慢条斯理地拿过一边的纸擦了擦手上的血污,重新站到自己原来的位置,鲜红的眸中充满了欲望。

不是性欲,不是占有欲,是征服欲。

是把高傲的狮子踩在脚下,割断它的喉咙,等到它奄奄一息时再砍下它的头,看那双曾经充满骄傲的眸子里被恐惧与绝望覆盖。

真是令人兴奋啊。

他站在地下室光与影的交界处,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却最终只听见一声愉悦的笑夹杂在狮子沉重的喘息声里。

——

雷狮是上个礼拜被安迷修扔到这个鬼地方的。

他觉得自己见了鬼,明明和安迷修干架干的真爽,突然发现安迷修神色一变,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绑在了这鸟不生蛋的地下室。然后他发现安迷修不见了。不是人不见了,好像是换了个人格,整个人残忍暴虐,几乎是带着笑拿各种各样的方式折磨他。他试过反抗,但发现这地方根本无法使用原力。他也问过安迷修想干什么,回答他的只是越锁越紧的铁链和愈加残忍的折磨。

他雷狮不是折磨不起,他做皇子时经常逃出去被抓回来关在大牢里一遍又一遍接受鞭刑,身上早已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痕。对他来说,这是荣耀的象征,是他为了自由反抗而得来的勋章。但他不受毫无理由的折磨。

安迷修,你别想再继续。

狮子躲在被锁上的铁笼里偷偷睁开了眼,在猎人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獠牙。

——

安迷修那一天回来的时候不见了雷狮。

锁链空荡荡地垂在地上,地上一滩血迹早已干涸,狮子逃出了铁笼,去追寻它向往的自由。

安迷修看着那片空无一人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慢慢、慢慢地蹲下去,用手捂住了脸,发出了悲泣。

啊,他的狮子最终还是逃了啊,去往一个他到不了的地方,永远地离开他了。

他手里的袋子滑下,撞击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一把利刀滑出,闪着冰冷的光。

他的半张脸在刀面上映出,含着泪光的血眸突然眯起,泪水从脸颊滑下,在刀面上溅出一朵小小的水花。

“哈……哈哈……”

安迷修一个人坐在底下室的地上大笑起来,眸里寒光闪过。

他怎么能忘了呢?这只狮子可不是一般的狮子。谁伤害了它,它一定用同样的方式以百倍的程度奉还。

所以啊,只要在原地,等待复仇的狮子踩入自己精心设计的陷阱就好。

——

安迷修在被打倒的一瞬几乎是笑着的。

雷狮那一拳打得他脸上鲜血淋漓。

狮子回来了,带着它满身的傲气回来,朝猎人露出獠牙,将猎人拖入它曾经受虐的牢笼,满口血腥地告诉他我回来了。

猎人手无寸铁,却心甘情愿地接受狮子的撕咬,血肉模糊依然朝狮子伸出双臂,像是在索要拥抱,手中的匕首却精准地扎向它的脖颈。

狮子没可能不发现,它叼走了匕首,张开嘴在猎人的脖子那游移,却迟迟不下口,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安迷修,和你的骑士道一起下地狱吧。”

狮子朝猎人冷笑。

猎人反手扼住狮子的脖颈。

“不是和骑士道。”

是和你。

评论(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