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小兔子乖乖

*是兔兔安

*兔兔好可爱大家一起来吸兔兔啊(

*小短文

文/淼

雷狮最近捡到一只小兔子。

那是在他刚干掉一个参赛者后,扛着锤子哼着歌走在路上时,发现角落里有一团白白的东西在不停地颤抖。他走过去,抓起一把毛就往上一提,一双泪盈盈的眼睛和他的眼睛对个正着。

什么嘛,是只兔子。

雷狮收起锤子,把兔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明明身体是白色的,怎么两只耳朵是棕色的,还竖不起来。身子也软塌塌的……兔子好像被他的举动吓到,缩起脖子一动不动,看起来更像个球。它的两只眼睛含着泪花,几近乞求地看着他,似乎在求他放了自己。

照理说海盗团头子对这种软软弱弱随手一捏就能死的弱小生物并不会感兴趣,容它自生自灭是最好的办法。可是雷狮却鬼使神差地把这只圆滚滚的兔子往衣领里一塞,抬起步子往前走去。小兔子缩着身子,随着他走路的频率一抖一抖,眼里充满了疑惑,想钻出来却被雷狮一把又塞了回去。

怎么说呢,那双眼睛,有那么点像那个混蛋骑士啊。

从此以后我们的雷狮大大每天多了一个消遣活动——逗兔子。

“哎,你吃不吃?”

雷狮拈着一小片菜叶,歪头趴在兔子窝前,一晃一晃地逗它。兔子团在窝里晒着太阳睡得正香,哼哼两声转个身继续睡,不想理。雷狮觉得自己受到了蔑视,脸色一黑,把菜叶往旁边一放,伸手就去揪兔子软塌塌的长耳朵。

软绒绒的,不得不说手感还真不错。

雷狮这么想着,又无自觉地揉了两下。兔子被捏痛了,猛地睁开眼,眼神锐利地瞪了某位海盗一眼,似乎在警告。

雷狮才不吃这一套,反而嘴角勾起,手上的动作越发恶劣起来。不仅扯它的耳朵,还去揪屁股后面的小尾巴,一边弄一边还在嘴里讲:“看样子这几天把你养的不错啊,在过两天就能宰了吃了吧。”

兔子眼神一变,马上软软地团下去,无精打采地趴在那,好像在告诉他随你的便吃就吃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好过分欺负兔兔。

雷狮“噗”地笑出声,放开了作恶的手,重新拈起菜叶凑到兔子嘴边,叶尖还故意戳在兔子的鼻尖。

“你想得美,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你。”

兔子抬起眼看看他,再看看菜叶,认命般叹了口气,张开嘴咬住菜叶正准备吃,雷狮又开始作恶。

他扯住叶子一边不让兔子叼走,兔子死死咬住往自己身边拉。两个人就一小片菜叶展开了激烈的拔河比赛。雷狮左手撑着头,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慢条斯理地捏着叶子,懒洋洋地看兔子咬着叶子扯来扯去。

好可爱。

他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三个字,随即觉得鸡皮疙瘩全都冒起,赶忙把这个念头打掉。

兔子大概是生气了,眉头紧紧皱着。趁雷狮不注意的瞬间,它突然蹦起,张嘴咬在了雷狮的手指上,尖利的虎牙浅浅的刻在指腹上。

“嗯?”

雷狮眯起眼睛,杀气一下子爆发开来。兔子并不为他的杀意所动,依旧咬着手指不放松,不甘示弱地瞪着他。一人一兔对峙,最后还是雷狮松了手,把菜叶拍在了兔子脸上。兔子这才松口,仿佛是不好意思下那么重的口,在松口时伸出舌头舔了舔表示歉意。

“……你以后乖一点。”

雷狮看着他,说。

这家伙的舌头,还蛮软的嘛。

于是这次后,兔子天天被雷狮蹂躏。不仅是扯耳朵揪尾巴,还被翻过来摸肚子上的毛。

怎么回事?!兔子不要脸的啊?!

兔子也曾反抗过,发现抗议无效便翻着身随便他动手动脚。雷狮也玩得不亦乐乎,竞技场什么的已经好久没去了。海盗团其他人觉得他们老大变性格了。

哇,好可怕。是兔兔的魅力。

但是突然有一天,雷狮发现兔子不见了,小窝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几根兔毛。他觉得自己心里也好像空了一块,有点难过。于是以前的那个雷狮又回来了,在竞技场驰骋,骄傲恣睢,见到弱鸡就踩死。

直到他某天遇见安迷修。

安迷修站在他对面,蓝绿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温和,好像一点都没来讨伐恶党的意思。雷狮还在疑惑,却发现安迷修走到他面前,伸手搂住了他的腰,从上到下摸了一边。,还特地捏了捏他的耳朵尖。

“……你干嘛!?”

雷狮差点没蹦起来往他脸上就是一拳。

安迷修轻轻松松接下他那拳,眼含笑意。

“没什么,只是把你之前对我做的事在做一遍罢了。”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