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捡到一个你 ②

文/淼

太宰治第一次捡到它是在一个雨天。

被雨淋湿的橘色毛发服帖地贴在身上,冰蓝色的眼睛像盛满了雾气,湿漉漉地望着他。

那是一只幼狐。

太宰治蹲下来,小狐狸像通人性似的凑上去,软软舔了他一下。太宰治被它逗笑了,他伸出手捏捏幼狐的耳朵,问:“怎么?想让我带你回家吗?”小狐狸蹭蹭他的手指,啾啾叫了两声,好像承认了他的话。太宰治“噗”地笑出了声,使劲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直到小东西对他龇牙咧嘴摆出一副凶相才住手。

“你怎么这么像中也哦?”太宰治止不住嘴角溢出的笑意,伸手把小狐狸捞进怀里,哼着歌朝家里走去。

特别是那双眼睛啊,很像他。

太宰治抱着小狐狸溜溜达达回到家里,把小东西擦干后便哼着歌儿进浴室洗澡。等到他搞完个人卫生出浴室后,太宰治:“……”

这什么?长着狐耳狐尾的小型中也?

太宰治一把捞起正在打盹的小东西,捏捏它的耳朵,揉揉它的尾巴,弄到小东西哼哼唧唧不满意地翻个身继续睡,太宰才停下。

嗯……?好像小时候的中也哦?太宰治眯起眼睛笑了,多养一只小狐狸的话,反正也花不了多少精力吧。

小狐狸中也很喜欢躺在人手心里睡觉,为此被太宰嘲笑了好多次,小东西也就不高兴地拿屁股对着他。太宰治挠挠它的肚子,被它“啪”地一下打掉。

中也不乖哦~太宰撑着下巴,笑眯眯地望着瘫在那晒太阳的小东西。要你管。小中也懒懒地朝他翻个巨大白眼,自顾自睡起了觉。

太宰治觉得很神奇。这根本就是小时候的中也翻版嘛。不出任务的下午,中也就喜欢躺在太阳底下懒洋洋地睡着觉。暖暖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为那一层细细的绒毛镀上一层金。长而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安静的不像战场上凶神恶煞的战神。太宰治想,大概是那个时候,中原中也这个人就把他吸引住了吧。

某一天太宰治投水自杀失败,顺着河流漂到了港口黑手党的地盘。他湿淋淋地爬上岸,准备回家研究新的一套自杀方案时,却在一家咖啡店里看到了中也和红叶大姐,而且中也的神情很耐人寻味。太宰治顺着自己要捉弄中也的心思,溜溜达达推开咖啡店的门,坐在了离他们较远的地方。

“……‘据说,当你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看到那个人的守护神。’ ”太宰治隐隐约约听见红叶姐说了这句话后,中也立马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大喊。守护神哦……?太宰治想,该不会是家里那只小东西哦?他用手指摸摸下巴,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鸢色的瞳孔里满是笑意。他站起身,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晃晃悠悠地走出了店。

怎么都不用想了,中也一定会来找我的。太宰治想,毕竟中也的每一个动作我都了如指掌啊。

他回到侦探社,揉揉正在睡觉的小东西。小中也嘟哝一声,蹭蹭他的手指,换个更舒服的位置继续睡。这小东西,真的是守护神吗?太宰治靠在窗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小东西蓬松的大尾巴。窗口隐隐传来某人熟悉的骂声,太宰的眼里露出了大概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

他看着中也一步三回头地挪到侦探社门口,嘴角的弧度忍不住扩大。他把小东西捞进怀里藏好,溜到楼下故作偶遇。果不其然成功惊到中也~太宰治笑眯眯地看着中也没找到自己的守护神懊恼、羞愤的表情,心里竟有一丝丝满足。

他喊住了愤愤离去的中也,从中也由疑惑到惊讶的眼神中,从怀里掏出了睡得正香的小狐狸中也。躲在中也帽子后的小太宰“呼啦”一下飞到小中也身边,“啪叽”拍醒了某人。于是,打起来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中也指着太宰结巴了。怎么?中也只允许你有吗?他叹了口气,慢慢逼近正处于懵逼状态的中也。

阳光正好洒在中原中也的脸上,一切都好像和几年前的那一天下午重合起来。安静的下午,安静的他,还有被安静的他触动了心的他。世界像是静下来了,只剩下他和他,同样频率的呼吸交织糅合在一起。

太宰治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伸出手,拥住了眼前的人。

你让我等的太久了,中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