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安雷】Done For You

*给fa哥@野鸡飞舞老Fa è¶…级无敌晚的生贺!【这篇文我重写了3遍还是写的不好1551土下座道歉qwqqq】

*黑安x不良少年雷

*很奇怪的发展+紧急刹车(?慎入

文/淼

01.

麻烦。

很麻烦。

安迷修坐在窗口撑着头,目光落在学校墙外的某个角落,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眼神暧昧又危险。

——笔直有力的腿,夹着烟的修长手指,仰起头吸烟时脖颈脆弱的弧度,被火星映亮的脸,微微偏头散下的墨色的碎发,抿紧的薄唇,对了,还有那双发着幽幽冷光的紫瞳。

昨天因为贪方便抄了小路,没想到遇到正在打群架的不良少年。只有这个人,静静地靠在墙上吸烟,仿佛把一切置身事外。安迷修本以为这些人和过去的不良少年一样中二又无聊,却在那个人抬眼望向他的那一刻打消了所有念头。

那一瞬间,安迷修觉得像被狮子盯住的猎物,那双眼睛冰冷而无情。男人偏过头瞧着他,可能是发现他没什么意思,兴致缺缺地移开了眼,慢条斯理地掐掉燃尽的烟头,朝战场肆意大笑,加入了最后的战局。

安迷修就这么静静站到最后,与干完一架的男人莫名其妙对上了眼。男人朝他挑挑眉毛,眼神冰冷,脸颊和衣服上还有未干的血,看起来像个从地狱来的修罗。

安迷修突然向他弯起一抹奇怪的笑,一步一步往漆黑地深巷子里退,一边退一边用口语朝眼前的男人道。

[明天再见。]

多有意思的人啊。

如果……在他最高傲的时候扭断他的脖子,最好不要完全扭断,想看到他因为逼近死亡时惊恐软弱的表情,渐渐暗淡下去的眼神。

那岂不是,很有趣呢?

安迷修背着包在黑暗里行走,满意地笑出了声,握在手里的手机微弱地闪着光,上面隐隐约约显出一个人的资料页面。

真期待啊,明天。

02.

“……以上,是学生会要报告的全部事件。请老师过目。”

安迷修站在办公室里,恭恭敬敬送上整理的文件。老师随手翻了翻,露出一抹笑,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安同学做事一直都很到位,成绩也很好,老师一点也不用操心你。”

安迷修微笑着鞠了一躬,推出办公室,方才在脸上绽开的笑容瞬间被面无表情取代。

迟了五分钟。

他背起包,朝昨天回家的小路走去。

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确信,那个人会在那里等他。

果不其然,在昨天的老地方,男人靠着墙抽着烟,睫毛在脸上投下小片阴影。

“……你还真敢来啊。”

男人换个姿势靠墙,冷冰冰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朝他露出无害地微笑,摊摊手表示自己不是来和他干架的。

“你昨天看我的眼神,让我很恶心,恶心地想吐。”

男人上前一步,凑近安迷修的脸,几乎到了鼻尖对鼻尖的程度。他微微启唇,朝安迷修吐出一口烟。

“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安迷修轻轻笑着,反手扯住男人的衣领。男人眼神一凛就要一拳,却被安迷修简简单单接住。

“那不可能。”

他歪头笑着,薄荷绿的眼睛里却掀起滔天大浪。

“你以为我花那么大代价查你是为了什么?”

“雷狮,要不是因为你聚众打架被开除学籍,现在我们就是同学了。”

“真可惜啊,你说是吗?”

他腾出手掰过眼前人的脸,强硬地咬上他的唇。血腥味在两人嘴里漫开,雷狮错愕地表情恰到好处地取悦了安迷修。

校服被他随手扔在地上,雷狮手里的烟早就掐灭了掉在灰尘里。安迷修偏头吻着雷狮,眼睛里闪着笑意和欲望。

像猎人捕捉猎物的表情。

雷狮没来由地软了下腿,被安迷修一条腿抵进了双腿之间,不由分说地加深了这个毫无理由的吻。雷狮唔唔唔想说些什么,冰冷地紫眸染上了朦朦的水雾,仿佛一面呵了气的毛玻璃。

安迷修放开雷狮的唇,转而去吻他的眼睛。明明和情人一样缠绵悱恻的动作,但他薄荷绿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存。

“……你什么意思?”

雷狮用挣开他,手臂一用力将两人的位置换了一换,恶狠狠地把他压在墙上。

“没什么意思。”

安迷修背抵在墙上,轻轻笑了笑。他偏过头舔上雷狮的耳廓,吐息似地说。

“你是我的,雷狮。”

雷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用手指挑上安迷修的下巴,轻佻地在那勾了勾。

“行啊。”

他说。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来试试。”

“试试……谁先弄死谁吧。”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