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淼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淼

版头是A桑桑画的雷淼!!对就是雷淼!!请各位吃(

头像是A桑桑画的人设~

墙头多,镇魂/凹凸/文野/MHA

巍澜真好吃bygg真帅居老师真好看只要你看了镇魂我们就是朋友了

关于雷狮醉酒后的生理表现

*cp安雷 卡雷 雷者慎入

*你问我雷狮对两人醉酒后的态度为什么不一样?

我也不知道呀,你问他x

*申明一下,雷狮我的。



文/淼

【安雷】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迷修先生陈述:

雷狮喝醉后喜欢乱啃乱亲,还喜欢调戏自己,当然自己不为所动……骗人的。

——

“喂,安迷修。”雷狮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眯起眼睛朝安迷修抬了抬下巴。“你过来。”

又要麻烦了。安迷修在心里叹口气,还是走到他身边。还没走近,雷狮猝不及防地一把拉住他的领带,顺势就要亲他。

“你喝醉了。”安迷修偏过头,挡下某人的攻势。雷狮在喉咙里呵呵笑了两声,重新坐回高脚凳上。

“怎么了安迷修,今天的你不太对劲啊。”
雷狮的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中,嘴角懒洋洋地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安迷修清晰地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我不趁人之危。”安迷修盯着他,故作冷漠。“哼。”雷狮哼笑一声,转过头继续喝酒。酒吧里放着慵懒的爵士乐,迷乱的灯光在他身上明明暗暗,嘴角未下咽的红酒顺着修长的脖子留下,隐入衣襟之中,凭空为他增添了一抹诱惑和危险。

安迷修有一瞬间的失神,未等他回过神来,雷狮已经凑到他面前,偏头在他耳边轻笑:“不趁人之危?你可别开玩笑了。还是说,你在顾忌什么吗?”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咬着他的耳垂,吹气般说,“骑•士•大•人?”声音如同陈年红酒一般醉人。

安迷修沉默了,雷狮满意地抬起头,想要看他的表情,却被安迷修一把按住,封住了嘴。许久后分开,安迷修望向气喘吁吁双颊红润的雷狮,突然笑了一下,单手扯开自己的领带。

“这可是你自找的,恶党。”


【卡雷】

卡米尔说,喝醉后的大哥是最温柔的时候,恬静的睡颜简直不像他。但面对这样的大哥,就很想,狠狠玷污他一下啊。

——

卡米尔在心里默默地数,这已经是大哥喝掉的第三瓶酒了。

“卡米尔。”雷狮突然直起身子,正儿八经地唤了一声。

“大哥,什么事?”卡米尔对喝多了酒的大哥有点不太放心。毕竟喝酒伤身,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大哥过早染上什么疾病。

“你,快要十八岁了吧。”雷狮曲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紫色的眸子里沉淀着微醺的迷茫。

“……是。”卡米尔觉得自己快窒息了。这是他没见过的大哥,而这样的大哥,只能给他一个人看。卡米尔低着头,握紧了拳头,帽檐下的蓝眸里出现与他年龄不符的占有欲。

“卡米尔也要成年了啊,”雷狮往后仰了一仰,叹息般道,“真快。”他伸手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从眼里透露出兄长的温柔。

“我……”卡米尔抬头,刚想和自家大哥说些什么,却发现大哥眨了眨眼睛,头往下一沉,朝自己怀里倒来。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卡米尔却没觉得恶心。

雷狮倒在卡米尔怀里,呼吸均匀地睡着觉,脸上红通通的像刚玩耍结束的小孩子一样,嘴角还残留着未喝完的残酒。

卡米尔有点忍不住,想要趁此将他完全占为己有,却仍只是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了环住了他,抚平了他微翘的发梢。

他低头,吻了吻他的发尖。

好梦。大哥。


评论(7)

热度(254)